当前位置:经济开发区健康“揭开保健品公司天年的黑幕”
“揭开保健品公司天年的黑幕”
2022-11-25

在珠海,有这么一家公司----天年生物(中国)有限公司-该公司成立于1992年,是一家民营企业,当时注册叫珠海天年高科技(国际)实业公司,2000年更名为珠海天年生物工程科技有限公司,2003年又因股票在香港创业板上市,更名为天年生物(中国)有限公司,2004年股票由创业板升至主板,股票名称:天年生物股,票代码1178。该公司目前主要业务为以会务营销的方式销售天年牌系列功能纺织品,生物制品,以及天年牌多功能制水机。在保健品行业里尤其是会议营销行业是赫赫有名的。在全国,天年有大大小小300多个特许销售商。早在天年上市之前,该公司的经营业绩就已经达3个多亿了,可是到上市后,销售额还是上不去,几年都是在3个多亿,在05年7月,一场由卫生部发布的十号公告引发的媒体风波让天年走到了低谷,销售急剧下滑,并从此一劂不振,现在,该公司还在亏损的阵痛之中。

也许,天年之所以走到今天,是理所当然的事情。下面,笔者就要把该公司一些不为人知的黑幕告诉大家,也许,正是这些黑幕,注定了天年的悲剧迟早要到来的。

一:管理混乱的黑幕,天年公司高层的股东们为了各自利益明争暗斗,成天争执和赌气,导致中下层管理混乱,办事拖沓推委,而且,中高层办事人员居然给市场批条子办事后拿好处拿回扣等,以各种理由拖欠和克扣经销商的货款和保证金,同时所有市场政策不一………。天年的销售商几乎都曾是天年的员工,所以公司就都以管理员工的方式来管理经销商。公司对经销商非常苛刻,别说这么多年来不管在哪开会,所有费用都是经销商来共同分摊的,就连寄啦合同啦等等的东西以挂号信或者特快专递的方式寄出,其费用都要由经销商来承担,经销商们为此经常笑言,好在公司有事时打电话给经销商的电线个百分点的额度来作为广告费用的,可广告没见,起码有好。,同时,作为香港的上市公司,天年肆意挪用经销商的广告基金,广告基金是公司在经销商提货时增加了几百万的广告基金没有了;

二:产品黑幕,天年在2003年之前,就没有自己的生产工厂,其所有产品都是委托加工,简单一点就叫贴牌,好听的名字就叫“OEM”,在2002年5月以来因为其出色的销售网络销售合肥美菱的电解水机业绩较佳,也赚到了大把钞票,在2003年3月收购拥有了合肥美菱电子有限公司80℅的股权后,将该公司更名为“合肥天年美菱电子环保科技有限公司”,此时,天年才有了自己的也是目前唯一的一家生产工厂。(但那充其量也只能叫个组装车间,稍后有介绍),但我们现在看看现在天年的所有产品,几乎其外包装上都打有“本产品是由获得ISO9001,14001体系认证的天年公司制造”,这且不荒唐!十几年来,天年就是这样忽悠百姓的。

一是天年的功能纺织品真有那神奇的功能吗?而且公司宣称天年素是从国外进口的火山泥矿石中提取的,那么请出示一下与这些外国公司的往来帐目,其结果是当然拿不出,是地道的骗人话,因为压根就不是.所谓天年素没那么悬乎,而且,其加工成本不过也就两三百到四五百元,到销售价确是四五千甚至上万,有的一套床上用品甚至高达19992元,但质量却有如地摊货,拉链一拉就坏,枕头套在一只手上,拉链在另一只手上,床单也如此,490元的乳胶枕头用过一段时间后居然会融化拈在枕头套上而会变色,前四川新津天年的经销商就是遭遇过这事,好不容易卖出去一套价值19992元的“皇族”睡眠系统,却因为质量问题给顾客换了三次,最终还是有质量问题退货了,导致经销商直接经济损失一万元,销售员工近千元的提成,更要命的是货退回公司后,公司质检部竟以运输回去的包装箱破损为由扣了经销商100多元的货款,这是可查的,帐款明细有,退货顾客叫郑元清,四川新津县农业局退休职工.这人还健在。而且,原来卖1980元一床的被子,现在经销商198元就可提货,卖给顾客的价格也因销售商不同而不等,但同样质量问题不断;同时,自从有了天年素所谓的这项专利后,天年素便无所不能,在天年公司的所有产品中,除了吃的生物产品外,其他产品无一例外的都加入了这种“高科技”的看不见摸不着的东西。天年在外一公司以30元左右的价格买回来的锤,天年的商品名是逍遥棒,同时赋予其新的概念:加入了天年的专利产品天年素,同时有远红热灸功能,所以市场上七八十元钱连地摊上都有的这么一个锤,天年竟卖到了198元一个,打开包装,就连说明书还是以前厂家的都没换过来,加没加天年素地球人都知道,从上海一家小公司那里OEM过来的气血循环机,天年整机买过来后,帖上自己的标签,装进自己作的盒子,同样又赋予它新的概念:与别的机子不同的是同样有天年素!同类产品只能卖700-800元一台的,可天年的要卖1980元一台,有没有天年素别说普通老百姓,就是科研部门都不知道如何检测。就连天年的牙膏,面膜,化装品里,水机的过滤芯里也加有天年素,售价高那是理所当然的。天年素真的就有这么神奇有这么大的作用吗?加在什么里面都有好处?可能,天年的消费者是最有发言权的了!天年公司的专家教授在给顾客讲课时把天年素说的无所不能,就连一块小小的纱布作用都是巨大的,还说解放军驻香港部队里的所有官兵,他们的急救包里就装有天年公司的纱布,到底有没有,可能只有叫香港的记者去采访一下驻港部队的官兵才知道。

二是天年公司的水机更是黑,以前合肥美菱公司在商场销售价不过1000多元一台,卖的不怎么样,可天年介入以800元左右的价格买断销售权后,牌子换成天年的,以会议销售的模式一下就卖到4860元一台,而且经过炒作后卖得着实火了一把,但同样质量问题不断,殊不知,这水机压根就不是什么天年的高科技,其生产车间不过就是一组装车间,一台水机的几十种组装零配件靠十几个公司提供,天年买回来后一组装就成了自己的高科技产品.所谓天年与日本OSG公司合资的天年三爱工厂究竟有多大?诸位记者或者百姓去江苏吴江镇看看就知道了.天年一款售价7960元的水机”小天菱”,其生产成本不过也区区几百元,本来是生产来替代4860元那款的,因为那款质量问题太多,但水机上市后却卖到7960元,而且其所有款水机质量问题多多,好在天年经销商的员工售后服务还算好,产品不行就多跑腿呗,勤修理多喊声叔叔阿姨,爷爷奶奶来弥补.天年产品的消费者几乎都是中老年朋友,也很好说话的。花三四千元人民币从日本进口来的水机小博士以8000多卖给经销商,到了顾客手上就要顾客掏17800元一台来买单,但同样问题不断;

三是天年公司的生物产品,先说蜂胶吧,从江苏大学的校办企业手中以不过几十元的价格买过来,(而且是散装买过来的,因为在总部珠海的包装车间员工有限,有段时间销售还挺火,人手不够时,就叫办公室营销服务中心的工作人员去包装车间干活,将散装的蜂胶倒出来一粒粒的数了装进天年自己做的瓶子里,因此,办公室的员工经常抱怨,而且因为不专业和粗心,数错数是常有的事,这蜂胶由于价高,所以在终端,经常是有几个老年人合起来买四盒,然后将买四送一的那盒拿来大家平均分(单独买一盒是没有送的),可是这一分就分出了问题,一瓶明明标明有90粒的蜂胶,可数来数去却只有80粒,或者85粒,反正要差,但还没听说有数多出来的,这老年人也真叫劲儿,差几粒分不平均,就只有叫经销商拿来赔,够滑稽的了吧!!这生产过程再严格,但这样包装不知道是否符合天年所说的那样,天年的蜂胶贵是因为原料真实,生产严格,有经过GMP认证的生产工厂,哈哈!!!不管你信不信,事实就是这样,)一包装成天年的,以200多元的价格批发给销售商,到顾客手中就要卖到798一盒.当黑蜂胶出现风波销售困难时,从上海东绿公司买过来的所谓黄蜂胶更是售价惊人,一盒60粒的黄液体蜂胶要卖996元,其成本不过也几十元.还有就是骨疏康胶囊,其买过来的成本不过一二十元,经过一包装成天年牌的,在天年所谓的专家的讲解下,一盒要卖320元,而且,明明是广州袁洁牌的产品,厂家是别人的,天年在其外包装上硬要说是“该产品是由获得了ISO9001,14001体系认证的天年公司制造”!!!我们姑且不谈产品的功效如何,单从价格和其包装手段看,天年够黑的了吧.

天年一贯以炒作出名,自称其天年素产品获得了美国的“EPA”和“FDA”(食品与药品监督管理局)的认证,证书也有,但其是真是假只有问问美国的这两部门才知;在2006年5月20日,由中国保健协会主办的“首届中国保健品最具公信力品牌”评选活动中,天年获得了“中国保健品行业十大公信力品牌”的称号,殊不知,这其间的猫腻,这个荣誉是由公众以短信投票的方式产生,获奖的前十名公司也是获得短信投票最多的,天年获得短信投票排名第三,但不知到有多少是真正的公众投的,别的公司我不清楚,但天年的我太了解了,天年不仅下令要总部的员工发短信投票,还要求经销商发动员工投票,这一条短信要收费人民币1元的,天年当然不可能给发短信的人报帐,到了投票最后关键时刻,天年在得知排名不是很靠前时,就给经销商下任务,一个经销商要完成多少条短信的任务,尤其是经营的还不错的市场,否则你作的再好,你没发完这规定的短信,也得不到完成任务返点的奖励!

天年还有更多的黑幕,由于时间关系,就不一一列举了吧,如果有看客和记者好奇的话,可以直接找找天年的用户和经销商,还有天年员工,合作单位了解便知.

本站BBS互动社区的文章由网友自行帖上,文责自负,对于网友的贴文本站均未主动予以提供、组织或修改;本站对网友所发布未经确证的商业宣传信息、广告信息、要约、要约邀请、承诺以及其他文字表述的真实性、准确性、合法性等不作任何担保和确认。因此本站对于网友发布的信息内容不承担任何责任,网友间的任何交易行为与本站无涉。任何网络媒体或传统媒体如需刊用转帖转载,必须注明来源及其原创作者。特此声明!

【管理员特别提醒】发布信息时请注意首先阅读 ( 琼B2-20060022 ):1.全国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2.凯迪网络BBS互动区用户注册及管理条例。谢谢!